媒體專區
林岑寧的故事

楔子

  熄燈後的體操館看見暈黃的燈光下留著一盞燈,望見岑寧的背影俯案寫著訓練課表,動的是手,走的是心,沒定下的心不斷思考著:基本功決定選手未來發展,自己今天的訓練為什麼有些選手動作無法完成?究竟排練是否有問題?我有掌握住每位選手身體限制和體能狀態了嗎?有沒有需要檢討改進的地方?研究發明新規則?體操高技巧的美學運動,訓練過程我有沒有做到緊盯選手,做到立即性的指導及保護?一個個跳出腦海的問號都是待解決的問題,起身,端起茶杯喝了口茶,才發現:
  原來當教練這麼不簡單!原來要能帶出一批優秀選手不能只會訓練,還要帶人帶心,當主客易位,角色轉變之際,設身處地貼近選手想法及感受,原來培育出選手帶出國見見世面、參加各場國際賽事是多麼令人雀躍的挑戰。這門功課,對岑寧來說,才剛起手……

  問起岑寧如何踏入體操世界,時間必須拉回到16年前,從好玩的夏令營談起~

 

好玩的夏令營

  記得小時候,因為參加夏令營第一次接觸到體操,才發現到原來還有這麼好玩的地方、這樣好玩的運動,那時每天天亮起床第一件事情都問媽媽:「我今天可以去體操館上課嗎?要出發了嗎?」日復一日重複問這個問題,沒錯!每個清晨都是這樣期待著,期待今天可以學哪些新動作?期待今天可以玩哪些遊戲?期待今天的自己可以變得不一樣?因為發自內心的喜愛,每到下課時都捨不得離開,總叫媽媽晚點來接,這樣才能賺到更多的時間玩體操,不知不覺,夏令營到了尾聲,教練看出我的興趣,就開口問媽媽:我是否有興趣繼續練下去?貪玩的我二話不說一口答應~「體操」就這樣走入我的人生,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

 

跌倒是為了爬起,蹲下是為了下次跳得更高

  高中剛好正值發育階段,那時候自己體重上升感覺連呼吸都會胖,狀況也不佳,眼看隊友選上國手,而我卻獨自一人待在館內練習,明明對我來說應該是伸手就能拿到的機會就這樣眼巴巴的拱手讓人?讓我非常氣餒自暴自棄,整天躲在角落哭泣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麼?也找不到目標、找不到自我的價值,甚至不斷反覆地問自己:「不如我乾脆就這樣放棄算了,是不是我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了?」回到家抱著媽媽哭訴:「我可以不要練了嗎?練習好難、減肥好難、為何要把我逼到這個地步?為什麼……」無比徬徨的我在隊友們、教練及家長的勸說鼓勵下,終於鼓起勇氣告訴自己:「再拼一下,下一次就輪到我出國比賽了!」
  重新找回信心後,為自己設下新目標,那一年我跟教練一對一訓練,每天讓自己接受高壓培訓,把握每次練習機會,甚至花額外時間跑步降體重、跟教練討論動作難度及編排,絲毫不懈怠,不斷挑戰極限,再累再苦都咬牙跟自己說:「只要贏過前一年的自己,我就成功了。」
  終於到了103年全中運比賽時刻,教練總說:「要把練習當比賽、把比賽當練習。比賽當下你才能真正發揮實力。」高三那年我終於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了,享受比賽、享受當下,享受站在台上被注目讚賞的眼神,三天緊鑼密苦的賽程卻完全不覺得累,因為我已經做足準備,因為我知道這場比賽是屬於我的。第一天團體決賽我們僅靠三個人的成績壓過所有團隊,第一面金牌輕鬆到手,果然12年隊友默契好到沒話說;第二天全能決賽,從第一項開始暫居第一名到四項結束,第三天單項決賽,總共四個項目我進了三個,只要穩穩發揮實力,就能無所畏懼、大放異彩。最終,在這次比賽中拿下五面金牌,從賽前的緊張感、比賽中的興奮感、賽後的餘味感,都令人難忘,這是一路揮灑無數汗水、滴下無數淚水、跌倒無數次失敗所堆疊成的成績,沒有挺過賽前的低潮,不會有現在在這邊說故事的我。
  而最令我難忘的賽事是2014年仁川亞運,雖然先前也有參加過國際比賽,但那是我第一次參加如此盛大競賽,整架飛機都是中華台北代表隊選手,搭車去選手村還有韓國警察為我們開路,簡直就像是明星待遇。開幕時的一切依舊歷歷在目,令人震撼,身穿中華台北團服,走進場的霎那,我的腰挺得筆直,內心滿是驕傲,很想學電視劇大聲的跟我阿母說:「我成功了!你在電視那邊有看到我嗎?」那是一種對自己終於站上國際舞台的肯定,和對一路支持我的教練、家人、朋友最棒的見證!
  我只是一顆不起眼的螺絲釘,但真心地想對在體操路上的學弟妹說:「在通往成功的這路上,會經歷過無限挫折及力不從心,但唯有堅持,你才能擁有你所想像不到的未來,唯有堅持你才能獲得成功;成功並不難,難的是你願不願意全力付出,相信自己就一定能做到!」

 

 

力與美的精靈~像燕子一樣靈巧的飛翔

  內心有一股堅定地喜歡,就成了一種無形的力量,牽引我走到今天。
  體育這條路其實辛苦,體操講求高度技巧與技術,少練一天體重會增加,也會影響動作的發力點及實施角度,體操不但是力與美的挑戰,也是危險和安全間不斷平衡的運動,如何在歷程中和自己對話、增加實力確實是一堂很有意思的試煉,回想一路來,教練、隊友及家長對我來說缺一不可,都是砥礪成為現在的我的重要他人。
讓我內心不斷有OS的教練
  說起教練對我超級、超級嚴格(心裡其實還想加很多個”超級”),每次被罵、被罰時心裡都超多OS:「幹嘛那麼兇我又不是故意做不好的?幹嘛只會念人?幹嘛不會好好說。」但繼而想想,所謂嚴師出高徒,十多年訓練路上不管是我鬧脾氣、降體重、跌落谷底時,他總是想盡辦法幫助我,過程的疲累有時根本不是人在過的,但堅持過後的世界瞬間雨過天晴。不禁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-教練永不放棄的精神和嚴格的歷練才能成就現在的我,站上世界舞台。
最親密的戰友~都是我的神隊友!
  嗨!隊友們,一轉眼我們竟然一起奮鬥11年了,回首過去那段練習的辛苦、一起流淚完成的目標、一起互相加油的小紙條,一起面對失敗抱頭痛哭的淚水、一起突破困境擁抱金牌的喜極而泣,畫面依舊如此清晰。還記得當年我們要升小學4年級,教練帶著我們五個小毛頭遠赴大陸集訓,整整兩個月見不到家人,我們緊緊綁在一起兩個月,晚上一起痛哭想媽媽、手皮破了互相幫忙洗澡、綁頭髮,當時真的好心酸,但經過歲月洗禮,現在似乎都釀成最美回憶,這兩個月改變了我們的人生,即使有些隊友為了各自抱負離鄉求學或工作,但這段回憶將成為未來人生路上砥礪我前進的沃土,原來長大是這麼有意思的一件事。
選擇了就自己負責,我們會陪你,但請走完它
  說到家人,爸爸、媽媽永遠都是最心疼我的人,他們總是不讓我放棄我所選擇的路,因為他們從小教育我們三個孩子,不必飛黃騰達或變成多厲害的人,但爸媽總是要求我們,不要放棄自己所選擇的那條路,既然選擇了請自己負責,我們會陪你,但這條路請你走完。
  我覺得這是一種負責的宣誓,告訴我:擇你所愛,愛你所擇。

 

讓屏東衝上國際吧!

  除了體操外我喜歡嘗試各種不一樣的運動,接觸過田徑、舞蹈、籃球、溜冰、羽球…等,不將自己侷限在單獨的項目裡,接觸體操磨練我成為更能面對考驗的人,活到老玩到老,開心就會不斷有前進的動力。
  因為教練的協助我回到屏東,很開心在自己的家鄉成為了教練繼續培育新人,只是,每次有人問我說你是練什麼的?當聽到我的回答是「體操」時,很多人總會露出困惑的臉?接著追問:什麼是體操?或許在屏東認識體操的人還不多吧!幾年前教練說屏東體操在我退役時出現大斷層,為了不讓歷史重演,這幾年教練不辭辛勞招募新兵,讓每一年都有新選手,這也是讓我決定回來當教練的重要原因。最近教練得意的說:「再過三年,我們就能完成國小到高中每一屆都有選手,屏東體操就能持續在全中運及全運會發光發熱。」
  持續付出讓越來越多人認識體操,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屏東,期待未來的屏東越來越強大,更期待未來屏東體操能登上國際,如果能有機會,期許屏東在地企業能夠給予相關支持及贊助,陪伴這群在體操路上奮進的夥伴,一起衝上國際,一起在國際競賽的殿堂上大聲地說:「我屏東,我驕傲」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後記

聽著岑寧娓娓說來這段故事,忽然發現,原來
喜歡一件事情,可以是故事的開端
堅持一件事情,可以開創更多的不同
愛上一件事情,可以堅持實現更多的可能
上心了一件事情,可以讓土地有更多的想望
走在體操的這條路上,我想,岑寧正一步一腳印編織著更多的夢想

 

 

 

*附錄一:[個人小檔案]

姓名:林岑寧
出生:民國85年(24歲)
母校:屏東縣屏東市信義國小
   屏東縣屏東市至正國中
   屏東市陸興高級中學體操隊
   國立屏東大學體育學系
運動:競技體操
項目:全能、跳馬、高低槓、平衡木、跳馬

 

*附錄二:重要獲獎紀錄

◆98年全國運動會
成隊第1名,全能第3名,跳馬第3名
◆100年全國運動會
成隊第2名
◆102年全國運動會
成隊第1名、高低槓第2名、跳馬第3名
◆98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2名、跳馬第1名、地板第3名
◆99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1名、全能第2名、跳馬第2名
◆100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2名、全能第2名、跳馬第1名、地板第3名
◆101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全能第1名、跳馬第1名、高低槓第3名、平衡木第2名
◆102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2名
◆103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1名、全能第1名、跳馬第1名、高低槓第1名、地板第1名

 

國際賽
◆2014年仁川亞運
團隊第7名
◆2014年世界體操錦標賽
團隊第7名

楔子

  熄燈後的體操館看見暈黃的燈光下留著一盞燈,望見岑寧的背影俯案寫著訓練課表,動的是手,走的是心,沒定下的心不斷思考著:基本功決定選手未來發展,自己今天的訓練為什麼有些選手動作無法完成?究竟排練是否有問題?我有掌握住每位選手身體限制和體能狀態了嗎?有沒有需要檢討改進的地方?研究發明新規則?體操高技巧的美學運動,訓練過程我有沒有做到緊盯選手,做到立即性的指導及保護?一個個跳出腦海的問號都是待解決的問題,起身,端起茶杯喝了口茶,才發現:
  原來當教練這麼不簡單!原來要能帶出一批優秀選手不能只會訓練,還要帶人帶心,當主客易位,角色轉變之際,設身處地貼近選手想法及感受,原來培育出選手帶出國見見世面、參加各場國際賽事是多麼令人雀躍的挑戰。這門功課,對岑寧來說,才剛起手……

  問起岑寧如何踏入體操世界,時間必須拉回到16年前,從好玩的夏令營談起~

 

好玩的夏令營

  記得小時候,因為參加夏令營第一次接觸到體操,才發現到原來還有這麼好玩的地方、這樣好玩的運動,那時每天天亮起床第一件事情都問媽媽:「我今天可以去體操館上課嗎?要出發了嗎?」日復一日重複問這個問題,沒錯!每個清晨都是這樣期待著,期待今天可以學哪些新動作?期待今天可以玩哪些遊戲?期待今天的自己可以變得不一樣?因為發自內心的喜愛,每到下課時都捨不得離開,總叫媽媽晚點來接,這樣才能賺到更多的時間玩體操,不知不覺,夏令營到了尾聲,教練看出我的興趣,就開口問媽媽:我是否有興趣繼續練下去?貪玩的我二話不說一口答應~「體操」就這樣走入我的人生,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

 

跌倒是為了爬起,蹲下是為了下次跳得更高

  高中剛好正值發育階段,那時候自己體重上升感覺連呼吸都會胖,狀況也不佳,眼看隊友選上國手,而我卻獨自一人待在館內練習,明明對我來說應該是伸手就能拿到的機會就這樣眼巴巴的拱手讓人?讓我非常氣餒自暴自棄,整天躲在角落哭泣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麼?也找不到目標、找不到自我的價值,甚至不斷反覆地問自己:「不如我乾脆就這樣放棄算了,是不是我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了?」回到家抱著媽媽哭訴:「我可以不要練了嗎?練習好難、減肥好難、為何要把我逼到這個地步?為什麼……」無比徬徨的我在隊友們、教練及家長的勸說鼓勵下,終於鼓起勇氣告訴自己:「再拼一下,下一次就輪到我出國比賽了!」
  重新找回信心後,為自己設下新目標,那一年我跟教練一對一訓練,每天讓自己接受高壓培訓,把握每次練習機會,甚至花額外時間跑步降體重、跟教練討論動作難度及編排,絲毫不懈怠,不斷挑戰極限,再累再苦都咬牙跟自己說:「只要贏過前一年的自己,我就成功了。」
  終於到了103年全中運比賽時刻,教練總說:「要把練習當比賽、把比賽當練習。比賽當下你才能真正發揮實力。」高三那年我終於知道這是什麼感覺了,享受比賽、享受當下,享受站在台上被注目讚賞的眼神,三天緊鑼密苦的賽程卻完全不覺得累,因為我已經做足準備,因為我知道這場比賽是屬於我的。第一天團體決賽我們僅靠三個人的成績壓過所有團隊,第一面金牌輕鬆到手,果然12年隊友默契好到沒話說;第二天全能決賽,從第一項開始暫居第一名到四項結束,第三天單項決賽,總共四個項目我進了三個,只要穩穩發揮實力,就能無所畏懼、大放異彩。最終,在這次比賽中拿下五面金牌,從賽前的緊張感、比賽中的興奮感、賽後的餘味感,都令人難忘,這是一路揮灑無數汗水、滴下無數淚水、跌倒無數次失敗所堆疊成的成績,沒有挺過賽前的低潮,不會有現在在這邊說故事的我。
  而最令我難忘的賽事是2014年仁川亞運,雖然先前也有參加過國際比賽,但那是我第一次參加如此盛大競賽,整架飛機都是中華台北代表隊選手,搭車去選手村還有韓國警察為我們開路,簡直就像是明星待遇。開幕時的一切依舊歷歷在目,令人震撼,身穿中華台北團服,走進場的霎那,我的腰挺得筆直,內心滿是驕傲,很想學電視劇大聲的跟我阿母說:「我成功了!你在電視那邊有看到我嗎?」那是一種對自己終於站上國際舞台的肯定,和對一路支持我的教練、家人、朋友最棒的見證!
  我只是一顆不起眼的螺絲釘,但真心地想對在體操路上的學弟妹說:「在通往成功的這路上,會經歷過無限挫折及力不從心,但唯有堅持,你才能擁有你所想像不到的未來,唯有堅持你才能獲得成功;成功並不難,難的是你願不願意全力付出,相信自己就一定能做到!」

 

 

力與美的精靈~像燕子一樣靈巧的飛翔

  內心有一股堅定地喜歡,就成了一種無形的力量,牽引我走到今天。
  體育這條路其實辛苦,體操講求高度技巧與技術,少練一天體重會增加,也會影響動作的發力點及實施角度,體操不但是力與美的挑戰,也是危險和安全間不斷平衡的運動,如何在歷程中和自己對話、增加實力確實是一堂很有意思的試煉,回想一路來,教練、隊友及家長對我來說缺一不可,都是砥礪成為現在的我的重要他人。
讓我內心不斷有OS的教練
  說起教練對我超級、超級嚴格(心裡其實還想加很多個”超級”),每次被罵、被罰時心裡都超多OS:「幹嘛那麼兇我又不是故意做不好的?幹嘛只會念人?幹嘛不會好好說。」但繼而想想,所謂嚴師出高徒,十多年訓練路上不管是我鬧脾氣、降體重、跌落谷底時,他總是想盡辦法幫助我,過程的疲累有時根本不是人在過的,但堅持過後的世界瞬間雨過天晴。不禁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-教練永不放棄的精神和嚴格的歷練才能成就現在的我,站上世界舞台。
最親密的戰友~都是我的神隊友!
  嗨!隊友們,一轉眼我們竟然一起奮鬥11年了,回首過去那段練習的辛苦、一起流淚完成的目標、一起互相加油的小紙條,一起面對失敗抱頭痛哭的淚水、一起突破困境擁抱金牌的喜極而泣,畫面依舊如此清晰。還記得當年我們要升小學4年級,教練帶著我們五個小毛頭遠赴大陸集訓,整整兩個月見不到家人,我們緊緊綁在一起兩個月,晚上一起痛哭想媽媽、手皮破了互相幫忙洗澡、綁頭髮,當時真的好心酸,但經過歲月洗禮,現在似乎都釀成最美回憶,這兩個月改變了我們的人生,即使有些隊友為了各自抱負離鄉求學或工作,但這段回憶將成為未來人生路上砥礪我前進的沃土,原來長大是這麼有意思的一件事。
選擇了就自己負責,我們會陪你,但請走完它
  說到家人,爸爸、媽媽永遠都是最心疼我的人,他們總是不讓我放棄我所選擇的路,因為他們從小教育我們三個孩子,不必飛黃騰達或變成多厲害的人,但爸媽總是要求我們,不要放棄自己所選擇的那條路,既然選擇了請自己負責,我們會陪你,但這條路請你走完。
  我覺得這是一種負責的宣誓,告訴我:擇你所愛,愛你所擇。

 

讓屏東衝上國際吧!

  除了體操外我喜歡嘗試各種不一樣的運動,接觸過田徑、舞蹈、籃球、溜冰、羽球…等,不將自己侷限在單獨的項目裡,接觸體操磨練我成為更能面對考驗的人,活到老玩到老,開心就會不斷有前進的動力。
  因為教練的協助我回到屏東,很開心在自己的家鄉成為了教練繼續培育新人,只是,每次有人問我說你是練什麼的?當聽到我的回答是「體操」時,很多人總會露出困惑的臉?接著追問:什麼是體操?或許在屏東認識體操的人還不多吧!幾年前教練說屏東體操在我退役時出現大斷層,為了不讓歷史重演,這幾年教練不辭辛勞招募新兵,讓每一年都有新選手,這也是讓我決定回來當教練的重要原因。最近教練得意的說:「再過三年,我們就能完成國小到高中每一屆都有選手,屏東體操就能持續在全中運及全運會發光發熱。」
  持續付出讓越來越多人認識體操,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屏東,期待未來的屏東越來越強大,更期待未來屏東體操能登上國際,如果能有機會,期許屏東在地企業能夠給予相關支持及贊助,陪伴這群在體操路上奮進的夥伴,一起衝上國際,一起在國際競賽的殿堂上大聲地說:「我屏東,我驕傲」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後記

聽著岑寧娓娓說來這段故事,忽然發現,原來
喜歡一件事情,可以是故事的開端
堅持一件事情,可以開創更多的不同
愛上一件事情,可以堅持實現更多的可能
上心了一件事情,可以讓土地有更多的想望
走在體操的這條路上,我想,岑寧正一步一腳印編織著更多的夢想

 

 

 

*附錄一:[個人小檔案]

姓名:林岑寧
出生:民國85年(24歲)
母校:屏東縣屏東市信義國小
   屏東縣屏東市至正國中
   屏東市陸興高級中學體操隊
   國立屏東大學體育學系
運動:競技體操
項目:全能、跳馬、高低槓、平衡木、跳馬

 

*附錄二:重要獲獎紀錄

◆98年全國運動會
成隊第1名,全能第3名,跳馬第3名
◆100年全國運動會
成隊第2名
◆102年全國運動會
成隊第1名、高低槓第2名、跳馬第3名
◆98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2名、跳馬第1名、地板第3名
◆99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1名、全能第2名、跳馬第2名
◆100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2名、全能第2名、跳馬第1名、地板第3名
◆101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全能第1名、跳馬第1名、高低槓第3名、平衡木第2名
◆102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2名
◆103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
成隊第1名、全能第1名、跳馬第1名、高低槓第1名、地板第1名

 

國際賽
◆2014年仁川亞運
團隊第7名
◆2014年世界體操錦標賽
團隊第7名




  • 主辦單位:教育部
  • 承辦單位:屏東縣政府
  • 執行委員會 秘書處
    90054屏東市勝利路9號
    TEL:08-7366258/08-7369808
    FAX:08-7368518
  • 瀏覽人數:4064732